井喵喵

当你看我的时候,我就是头像表情

【狗博】七日长假(六)

alice:

【狗博】七日长假(六)


※先更七日!向完结稳步迈进中!


六、第四日(下)


大天狗进门的时候,心中怀着一份自己不太熟悉的期待和雀跃,随后他狐疑的抽了抽鼻子,嗅着空气里氤氲的食物香气一片茫然。


在此之前,他可能宁可相信源博雅会为他毁灭世界,也不相信曾经尊贵的皇子殿下会真的为他下厨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走走走,准备上车


微博:http://www.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06878756996045#_0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本阶段play感谢由 @希光桥 老司机提供的灵感和技术支持

霸道灶王爷爱上我-1.1&1.2

七宝的五花国:

Breakfast 1. 早安,灶王妃


1. 


我叫管冰,年龄不方便透露,长得自我感觉中等偏上,不会弄头发所以常年低马尾,爱好是追番看剧买漫画,擅长么,如果吐槽不算的话,脑洞很大算吗?


哦对,我擅长画画,虽然只会画果体。


唔,并不是学霸,但是记忆力还有点自信,如果是有趣的事情的话。


与人交往,人缘还蛮好的,认识的男生可以在五分钟内变成哥们,妹子们都喊冰冰啊我的嫁。


我的老家据说是河南信阳,但美女不问出处,总归就是两河两山燕赵之地那一片儿。


今年是我从学校毕业,正式告别学生这个身份,进入社会的。


这家收下我的公司,其实算是业内数一数二的规模大,我认识的人毕业后大多数都从这家公司起步,从一个普通的食神,成为合格的,可以守护世界的灶君。


不,并不是我中二病,我的确是被选中的少女,哦不,灶君。


我们这一族的人,笼统地说,叫做食神,或者食灵。是几千年来我们这个吃货之国所有美食孕育出来的生命体,我们诞生于人们对于美食的爱和追求,因此也作为具有一定法力的守护神之类的,守护着人们的餐桌和胃。


我们的口号是,美食,是可以吃到肚子里的爱。


有的时候这种爱会出毛病,引发各种事情,小到拉肚子,大到基因都变异了,这一类和食物有关的奇怪病症和麻烦,我们将之称为“食经病”。


为人类治疗食经病,守护人们舌尖上的爱与和平,就是我们的职责。


因此,人类亲切地称我们为,灶君。


也就是俗称的,灶王爷。


哦对,我的话,应该是灶王妃。


如果我能通过三个月的试用期,我就会真正的成为一名灶王妃了——虽然有点想吐槽这是什么鬼。


每一位灶君,都对应着一种美食。


那么,重新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人们最喜闻乐见的早餐,上班路上的小妖精,地铁站前的美少女,快餐里的光和电,集营养与美味,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,鸡蛋灌饼。




2.


第一天上班,我的内心其实是非常忐忑的。


要不是为了面试,我也不会买人生之中第一支粉底液和口红。


鸡蛋灌饼是一种朴实亲切的食物,食材简单,烹饪手法又快又方便,不仅可以加鸡蛋,还可以加香肠、肉串、鸡柳、骨肉相连,还可以刷辣酱、大酱、甜酱——这样邻家小妹的食物,哦不,我,一向是素颜朝天的。


但是,我姐说,不行。


面试要表现出对于对方足够的诚意,而在很多时候,这种诚意表现为,你为了他各种折腾,我姐说这个道理也适合撩妹,我看行。


这家公司集合了所有事务性的灶君,是解决食经病问题的中流砥柱。公司的CEO,所有灶王妃的男神,红烧肉的帅照,风骚地挂在公司各种显眼的地方。


现在国外的公司也来国内挖人了,我觉得把红烧肉大人的照片亮出来,能给蠢蠢欲动要留洋的年轻灶王妃的少女心加个盾。


红烧肉是灶君界的大前辈了,而且属于历经几朝几代,都没有被淘汰,通杀大江南北,男女老幼皆宜的全民男神。小时候我曾经嚷嚷要嫁给这位大人,现在看看颜值的差距和身价的悬殊,我觉得还是不要祸祸人家了。


我目前所在的部门,是全公司最基础的部门,所有来任职的灶君,都要经由这个部门的蹂躏,哦不,洗礼之后,才有资格分配到其余的部门去。


这个部门的工作就是搜集各地的食经病的发病信息,分派灶君行动,然后回收病历报告,分门别类整理,类似于信息处理中心。


我所在的这个组,我是最后一个进来的,其余的人都是工作至少一年以上的熟手。


因为他们很熟,所以我很方,哦不,很慌。


你说他们要是今天中午不理我,我是不是就要自己去吃饭了?


这么高级的写字楼,周围看着银光闪闪的,连个成X小吃也没有!


难道我要去星X克去买个奇贵无比又十分不好吃的什么鸡肉卷吗!


不,我搜过墨西哥鸡肉卷的照片,一副我是女王蝼蚁快跪的讨厌表情,一点也不好看。


人家我喜欢萌萌哒妹纸,比如说,窦姜,哦不,豆浆姑娘。


豆浆姑娘坐在我对面,跟我隔着工位板。今天我入职的文具什么的也是她给我发的,简单的工作流程人员之类,也是她介绍的,不过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长得漂亮!


外貌协会资深会员我至今退会无望。


灶君们一般都人如其名,比如我鸡蛋灌饼,就是非常邻家小妹亲切可人的。豆浆姑娘么,皮肤白皙,笑容甜美,头发香香的,身子软软的,讲话声音也是糯糯的。


我以前见过的同类型的姑娘也就只有我的同学奶黄包了。


然后,除了豆浆姑娘。


我这个组还有两个男生。


一个叫游迢,写起来这么好看的名字,其实就是油条。我决定内心称呼他为果子,反正天津和北京不是管油条叫果子么。


油条长得又瘦又高,人挺帅的,就是一上午说的话还不够键盘敲三下,看着有点不太好相处。


另外一个叫做简兵,不用说了,这就是曾经在小学时代和我成为死敌,一直别苗头的煎饼果子。时隔多年再见,他还是没有什么长进,开口第一句话就是:“讲道理,我没想到你长大了还不如小时候可爱呢。”


讲你妹的辣灌肠的道理哦!


要是早知道煎饼果子在这个组,我死也要抱着部门经理八宝粥姐姐的大腿,哭着喊着换个组。


不过现在事已如此,我们灶君里最伟大的思想家白米饭说过,船到桥头撞一下也会直,所以就先这么着吧。


比起煎饼果子的问题,我中午饭怎么解决啊!





佩佩的手不带戒指也很好看

人间四月芳菲尽

瑟大王,令人窒息的美丽

没人喜欢佩佩在奇迹降临里面的哥哥吗?(不是这张图)